jul-430岗江凛

jul-430岗江凛

寒者、冬月严寒杀厉之气也,然有冒、有伤、有中之不同。病有标本,故有在标而求之于标,有在本而求之于本,有在本而求之标,有在标而求之本,故知标本者,万举万当,不知标本,是谓妄行。

 故一时浓云骤雨,得雷奋风散而蒸郁之火豁然解矣。 然此特揭出劳脉生死之机,决其可治不可治耳。

于既成之后,不离大黄廑虫为加减,急通其营卫而不嫌其峻。 然此往也来也,日月之往来,天地以无心而成化也,心肾之往来,至人以有心而无为也。

宜清解热毒,使血顺下则安。若脉来沈微细小,此阳症见阴脉也,必死。

含水不欲吞者,欲凡伤寒得死症,其脉尚可治者,则当弃症从脉,虚补之,实泻之。吾得而譬之于弩,弩之为物,有倚伏,有感触,有交会。

凡论饮证中绝无一说及痰者。 言严语者,谓呢喃而语,又作谵语,谓妄有所见而言也。

Leave a Reply